当前位置: 知晓网 > 决战期末作文 >

【决战期末作文】决战八班峰(一)

专题:决战期末作文  时间:2017-08-04

篇一:决战八班峰(一)

  啦啦~虽然题目是写“决战”啦,但其实是一部搞笑的小说来的~另外这是个坑,谨慎入坑!这是樱子的忠告哦!呐呐,下面就是正文了。车站里。“呜呜呜~"一个小小的身影朝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青年扑过去。那青年缓缓抬起了头,眉目清秀,眼睛很好看,就像深邃的大海,有一种难以描述的魅力,盯着他的眼睛哪怕是男人也会深陷其中;皮肤很白,晶莹剔透,似乎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身材是令女人嫉妒的消瘦。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小白脸?!柳宁有些犯花痴,又很快醒了过来,在心中怒吼:我去!我可不能像一般女孩子一样啊,我可是要成为女汉子的人!”粑粑!粑粑!那边那个有点傻傻的哥哥欺负我!“小身影的话让柳宁吃了一惊,随既用复杂的眼光看着青年。

  “诶~”青年叹了一口气,摸摸小孩子的头,说道,"小钊钊,你又淘气了,再叫我爸爸,我就———“他目光一凌厉,笑里藏刀地说道,”宰了你哦~“这话让柳宁和小孩子不约如同地哆嗦了一下。

  ”哼!“小孩抬起了头,”不叫就不叫嘛。“阳光下,那女生有一头海藻般浓密的长发,微微卷曲,眼睛象海水一样湛蓝,皮肤很白,是象牙色,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淡淡的。她在微笑,而眼珠却无比淡漠。

  柳宁眼睛一亮,心想:哎呀哎呀,好卡哇伊的女娃子~连我这个(女)汉子都想上去亲亲她啦~她控制不住自己热爱萌物的心,上前摸摸女孩子的头,笑眯眯地套近乎:“小妹妹~你长得真好看啊。”心里洋洋得意:和小女孩套近乎第一步,夸她漂亮!

  小女孩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诶?真的?可是啊,钊钊是男生哦~”她,不不不,是他,在一瞬间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又很快恢复了恬静的样子,一字一顿的说道,“大——哥——哥——”

  柳宁被双重打击了——一是因为这是个男孩,二是因为这小孩居然说自己是男的!自己虽然想当女汉子,但不是汉子啊啊啊,被当成男生太难堪了吧?!

  她忍住吐血的冲动,又看了看小男孩,一袭希腊式的淡蓝色雪纺长裙,颈部一串珍珠项链,“她”的头发很长,美丽地卷曲着如海藻般散在腰间。“她”没有过多地修饰,只是简简单单的装扮却衬得“她”肤如凝脂,眼若晨星。这真是男孩子?!她现在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被当成男生有多不对了,这男孩子还比自己像女孩子啊,况且,他估计才六七岁,就这么好看了,长大还得了,不得造就一群gay(基佬)了?

  “小钊钊,别没礼貌,这明明是个姐姐,怎么能叫她哥哥?”青年抱歉地对柳宁笑笑,“抱歉,我弟弟不太礼貌,请您原谅。那个,我叫胡锞,他叫叶睿钊。"柳宁有些疑惑,:”是亲弟吗?怎么你俩一点都不像?姓也不一样?“

  ”啊,我们不是亲兄弟,他是我妈妈七年前捡来的。“胡锞面不改色地继续说道。叶睿钊听了,也没多大反应。

  忽然,地面震动起来。”怎么回事!?“柳宁大叫。车站里顿时尖叫连连。”糟糕了!“胡锞和叶睿钊脸色一变,”那些人开始了!“

  胡锞扫了一眼柳宁,看到她身上的一串项链,眼睛一亮,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低语:”终于找到你了。。。。。。“柳宁惊了,还没来得及大喊,就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三年级:邹宏云

篇二:决战令

  “救命!”

  我拍打着河水,大呼救命。

  但是,心寒的是我只看到一群嬉笑的人群。

  没有人救我。

  似乎感觉没有力气,我慢慢下沉。

  一道白光从眼前闪过,我不知道后来的事情了。

  我生来就很独特,我有一头白色的头发,而且生来头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长长过。

  于是,因为我的头发颜色独特,有人说我是魔鬼的化身,大家都排斥我。

  后来我被人推下河,就这样子死去。

  那年我七岁。

  我死了,我是被水淹死的。

  “千世羽。”

  我不知道怎么了,我听见了有人叫我的名字。

  我睁开眼睛。

  竟然奇迹的发现自己正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怎么了,我不是在河底吗?

  怎么会在这里。

  我起身。

  环顾四周。

  看到一个全身雪白,就连头发也是。

  他正靠在我身后的一棵树上,似乎想着什么。

  “醒来?”

  我转身,应了一声。

  “大哥哥是谁?”

  “我没有名字,但是我是水神。”

  “为什么?”

  “找到心爱的人才会有名字。”

  “没有心爱的人?”

  “没有。”

  “心爱是什么意思?”

  “你不懂吗?”

  “不懂。”

  他没有回答,宠溺的摸了摸我的头。

  “是你救了我?”

  “是的。”

  他走到我面前,伸出了手。

  我楞在原地。

  “干嘛?”

  “做我徒弟。”

  “我吗?”

  “是的。”

  “为什么?”

  “你是上辈子的冰女投胎的,你的头发就是你的象征。”

  “投胎?冰女?象征……”

  我只是在自言自语。

  “做我的徒弟。”

  他又说了一遍,伸出的手没有退缩。

  “好的。”

  想起了大家对待我的样子,我想我回去也是死的,自然同意。

  我将手放到他的手上。

  “那就走吧。”

  一道白光划过天际。

  “这是……”

  冷风嗖嗖,好冷。

  水神一挥双手,我的周围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圈圈,我走到哪就跟到哪。

  真的不冷了。

  才怪

  很冷,只是不会被风刮跑了。

  我看了一眼水神。

  又看向别处。

  伫立在我面前的是一座雪山。

  这是什么山?

  “没有名字的山。”

  “啊?”

  我看向水神,他……

  “读心之术。”

  “读心?”

  “想学吗?”

  “想,可以学了知道大家在想什么吗?”

  他应了一声。

  好棒!

  可以学习这么神奇的。

  “对了,大哥哥你为什么我晕倒的时候听到你叫我一声千世羽,是在叫我吗?”

  “恩。”

  “可是我的名字不叫做千世羽,我也没有名字,我是孤儿。”

  “为什么?”

  “因为我的头发。”

  “哦。”

  “为什么叫我千世羽?”

  “你上辈子的名字。”

  “我的名字?上辈子?那个,为什么大哥哥没有名字。”

  “说过了的,没有心爱的人。”

  “没有心爱的人就没有名字吗?那我上辈子有吗?一定有吧,是谁?”

  “你猜错了,你没有名字,你的名字是雪仙给你的,刚好,上辈子他是你的师傅。”

  “雪仙?”

  “就是他。”

  “恩?”

  朝着水神的方向看去,一个男生,天哪!为什么和雪神一样都是白色的?

  雪仙矗立在雪山的最高处。

  “雪仙你是不是因该给点面子,不要装深沉了,迎接你未来的徒弟,下来吧。”

  水神朝着山峰大声喊道。

  “当然。”

  一道白光划过。

  一个男子出现在我的眼前。

  水神和雪仙都是极品。

  帅哥。

  当然我那时候还小不会犯花痴。

  “你好,我叫做雪仙,没有名字,我是一个……”

  “同性恋!”

  水神接了下句话语。

  雪仙是想说那句话吗?

  “水神!”

  雪仙朝着水神大声叫喊。

  “说了实话而已,怎么了?”

  水神说道。

  “你怎么说这个,有损我在徒弟面前的形象,懂吗?脑残、白痴、、傻子、滚!”

  “比你的同性恋好就行了,但是,现在是我的徒弟了。”

  水神调侃道。

  雪仙有没有气死?

  且听下回分解。

  滚!

  分解个头!

  死一边去!

  继续哈。

  “滚!”

  雪仙大骂。

  “呵呵,那个,千世羽,告诉你,他总是和男生一起谈恋爱的,每天几乎是每天,每天吗?哦,是的,每天换男朋友,他同性恋真的太厉害了。”

  水神告诉我说。

  “……”

  “这是真的,千世羽说话了啦,喂,怎么了?”

  我白痴的看着雪仙。

  “千世羽,都被你的行为吓傻了,怎么负责,我可怜的徒弟啊。”

  水神你个变态的东西。

  不要那么恶心。

  水神朝着雪仙大叫,都哭了。

  靠!娘娘腔。

  我是什么命运啊?

  娘娘腔室我的师傅?

  为什么?

  我要大喊,我走了。

  拜拜。

  “千世羽,你吓死了吗?”

  雪仙问。

  还是他正经。

  “吓死就完了,啊啊啊~~~”

  原来也是变态。

  “你到底怎么了?”

  雪仙和水神同时问。

  你们那么变态去玩同性恋吧。

  滚!

  “那个,同性恋是什么?”

  “……”

  “白痴。”

  现在又恢复正常了吗?还是不正常了,好冷静。

  “不要当作我们是什么,我们刚才玩的,我们会读心术,会不知道你是在干嘛吗?”

  水神说道。

  靠!

  耍我是吧!

  心里骂你们,烦死你们。

  吓死我了,变态师傅可不是好玩的。

  “那个你们那个是……”

  “同性恋就是男生和男生恋爱。”

  水神解释道,损友,雪仙的损友啊!

  “那么女生呢?”

  我继续追问。

  男生和女生恋爱是什么?

  “还是同性恋。”

  “哦。”

  “水神,我们还是好友吗?”

  雪仙问。

  “是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说?”

  “哦,让我的徒弟了解一下嘛,不要小气,你上辈子不是也和千世羽说我会尿床吗?”

  水神说道。

  “尿床?!”

  我看着水神。

  “啊啊?”

  “水神你说漏嘴了,哈哈。”

  雪仙大笑。

  就是没有跳起来了。

  “哥哥多大了。”

  我问。

  “不知道。”

  水神没有好气的说。

  这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关我什么事情?

  “不知道?”

  “对。”

  “大哥哥真是笨哪。”

  “叫我师傅。”

  “为什么?”

  “答应做我的徒弟就是要叫我为师傅。”

  水神说道。

  “哦。”

  “明白就好。”

  “师傅是什么?可以吃吗?”

  “啊?”

  水神,当然也很囧rz。

  “哈哈。”

  雪仙倒是幸灾啊。

  “那个,千世羽,师傅就是那个,那个,就是那个……”

  “你都解释不清楚,还拉上徒弟。”

  雪仙在一边嘲讽道。

  “本来上一时就是我的徒弟的,是你抢了去的。”

  水神不服。

  凭什么!

  “千世羽,告诉什么是师傅,师傅就是,就是,那个就是……”

  “你也不知道啊?”

  水神白了一眼雪仙。

  “……”

  雪仙没有什么可以辩驳的。

  你活该!

  一个是就是那个,一个是那个就是,你们真的很一根筋,师傅,就是一个傻子!

  “师傅到底是什么?”

  我问道。

  “千世羽,你等一下哦。”

  雪仙安慰道我,是安慰吗?

  想要什么?

  “魔法变变,神通广大,听我指令,精灵出现!”

  水神的咒语。

  “叫我干嘛?”

  一个也是通体都是白色的精灵出现了。

  水神说是精灵。

  那就认为是精灵好了。

  好可怕,半空开出一个口子,一个头伸出来了,然后是身体也出来了,出来后,口子又消失了。

  这个精灵就是这样子出现的。

  “问你一个问题。”

  水神说道。

  精灵刚好在水神的旁边。

  “什么问题,没有可以难倒我冰雪水的。”

  “那个就是师傅是什么意思?”

  “啊?”

  冰雪水是吧?

  好的。

  称你为冰雪水好了,行的吧。

  冰雪水看向我。

  “多久了,还没有弄明白什么意思?这个小孩是千世羽?”

  冰雪水指着我说。

  “是的。”

  水神说道。

  “记得,上辈子的她也问过的。”

  “是的。”

  水神回到。

  “但是我也不知道,上辈子的她问你们我也是说不知道的,这次又是这个问题,我在睡觉,不要吵我!”

  说完,凭空一道口子出现,就这样子和原来来的时候一样走了。

  脾气不好啊。

  是吧?

  “……”

  “……”

  水神和雪仙郁闷了,这个小家伙呀。

  “那个,千世羽,你……”

  “以后长大了会知道是什么意思的。”

  我现在是我安慰水神了。

  而不是他安慰我了。

  “哦。”

  水神失落吗?

  我不知道。

  “唉。”

  雪仙叹气了。

  回忆很好玩。

  呵呵。

 

    初三:铭妙

篇三:决战

  当天边日光的余晖被大地吞噬,极北冰原上的幽魂觉醒,圣天使的光辉慢慢聚敛,千年之前,那被神王一箭封印的黑暗之神路西法苏醒,沉睡千年,十二只巨大的羽翼带着浓稠的死亡气息弥漫于人间,灰色席卷大地,即使你是那传说中的神王驽钝,当你踏出你的神宫时,举起圣剑圣盾,身上的圣铠金色光辉闪闪发光,可对他也是无能为力。

  “噗”,一声巨响从神宫禁地内传出,闪耀着七彩的“七宗罪”和路西法身边的嗜血八邑从,决战,天皇神,天极神,时光之神维克托,混沌之神八艘卡,空间之神莫萨叶的神器融合,穿透了路西法的心,剧烈的能量波动颤抖着,千年才打开的封印又封闭了……

    浙江温州苍南县浙江省苍南县第一中学初一:吴子龙

篇四:决战

  阴霾的天空,云层压的很低,乌黑的云下泛着土黄与暗红的光芒,在这压抑的环境与气氛下,战士们忙碌着准备战斗,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他们那坚贞而又沧桑的脸庞。

  在这五千年的禁锢中,苦难使战士们历尽沧桑,同时点燃了战士们心中的怒火,唤醒了他们的战斗意识,给予了他们坚定的信念。终于,内心的渴望与伙伴的惨痛经历使他们爆发了,这一战可能使他们离开这被封印的无劫界,也可能把他们送入万劫不复的无间界,但战死至少还有灵魂的存在。

  战士们自发组成各种队伍,没有先锋开路,没有殿后督促,没有中军指挥,向着禁地出发。

  神的守卫者批者印有骷髅的战袍,持着盾牌,擎着长枪,挡住了战士们的去路。他们高叫着:回去吧,散漫的低等人种,你们走的路通向毁灭。会受到神的惩罚的。回去吧遵循真理,才能步入天堂。

  但是在战士们心理只有一位高举火把的女神。真理就是无需遵从。

  战士眼里的怒火点燃了战火。守卫者们组成或方或圆的阵法向战士们扑来。战士发挥着各自奇特的力量,使用不同的战法,击灭了守卫者,大获全胜。